欢迎访问亚当新闻网
你的位置:秒速时时彩 > 国内 > 新闻正文

香港骚乱演变的背后有何深层次原因?何君尧答

时间: 2019-08-30 00:13:11 | 来源: 侠客岛 | 阅读: 148次

视频—侠客岛对话何君尧

原标题:专访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全文实录)

[侠客岛按]两个多月以来,香港持续发生极端暴力违法事件,牵动着大家的心。昨天,我们专访了以仗义执言著称的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请他谈了谈纷乱之下,对当下香港及其未来发展的见解与思考。 据截稿时统计,侠客岛微博进行的专访直播已获700万播放量;昨晚,有近200万网友实时观看了岛妹对话何君尧全程。 今天,我们也为没能看成直播的岛友奉上一份文字实录,绝对精准还原对话何生现场。一起来看。

1、侠客岛:自反修例风波发生以来,香港的骚乱已经远离了它最初的原点,带有“颜色革命”的特征,就您的观察,这演变的背后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

何君尧:修改逃犯条例原本是要堵塞香港现在的法律漏洞。其实,引渡逃犯在国际上很普遍。香港在1996年的时候已经有了条例,允许香港跟海外其他国家有刑事的管辖安排。

当时香港还是英国殖民地,通过英国跟90多个国家签署了逃犯条例的引渡安排。后来香港回归前,法律本地化,当时只跟30多个国家达成协议进行刑事司法互助,其中有22个国家允许逃犯引渡。但偏偏很奇怪的是,香港和香港以外的中国其他地方都不允许引渡。直到去年有香港居民在台湾旅游过程中犯了谋杀罪,台湾犯的法,逃回香港来。我们根据香港法律以洗黑钱等罪名判了罪,但拘留到今年10月份就要放出来了,所以我们要尽快把这个条例通过。

在这样的背景下,特首出于好意要把这个条例存在的漏洞进行修改,没想到这个很简单的修改引来很大的争议,后来被形容成可以在无端端没有理由的情况下把所有香港的人送到内地去审讯,这完全是不对的。

由于反对派以及其他别有用心的人在这个条例上大作文章,把事情扭曲、过分夸张,引来很多人反对。6月15日,特首宣告这个条例暂缓,但仍然有一些香港市民坚持必须要把这个条例完全撤回,不是暂缓完事。

回顾整个事情的演变,我们已经看到美国在背后的影响。美国驻港领事在香港指手画脚,讲修改条例对香港有不好影响。其实对香港市民根本不存在,我猜想根本就是因为会对美国自己在东亚的情报组织有影响,所以他们反对的声音特别的大。

与此同时,我们还看到台湾蔡英文批评修例也很积极。所以逃犯条例是个借口,条例本身没有问题,但是这个条例的修改可能会影响某些人的既有利益,这都构成一个反对的力量。

颜色革命其实就是权力斗争,对香港“一国两制”下特区的管治的冲击很大。

岛妹专访何君尧 岛妹专访何君尧

2、侠客岛:您刚才提到了外部势力在香港的作用,从2014年非法“占中”到现在,就您观察,外部势力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何君尧:2014年“占中”最大的原因是双普选问题。2013年,戴耀廷提出“占领中环”的争取普选方案,就是占领中环,导致金融瘫痪,胁迫中央政府允许在2017年让香港公民提名特首人选。

和平占中的概念,其实来自于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岛注: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一个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以在全球策划不流血“软政变”著称的机构),美国来著书立说,过程中教大家怎样做、理论是何、怎么实施、怎么推动,都有了安排。这个概念从苏联到中东一直发展,然后发展到香港来。但是2014年79天“占中”没有成功。

问题在于我们的司法检控等做的比较慢,对已经逮捕的一千多名疑犯,只成功检控了200多名,很多人逃在法网之外,留下来这批人,其实就成为了今天我们2019年由逃犯条例引申出来的系列光复行动的实施者,这是非法“占中”的一个遗留问题。

3、侠客岛:那这些年来,这股势力在香港社会为什么没有被制止呢?

何君尧:我直白的说就是香港的检控力度不够,做的太慢,效果不理想。给年轻人造成错误的想法,你看,“占中”我们搞的那么大规模犯法行动,没有什么法律的后果,这就种下一个不良的因素。香港应该在执法方面做得更严格一点。从6月11号到目前香港已有超过40多起的非法集会、暴乱行为等,超过800名人士被捕。我们应该“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吸收上次不利后果的教训,现在要加快起诉工作。

何君尧痛斥“港独”既不可行,也无出路 何君尧痛斥“港独”既不可行,也无出路

4、侠客岛:谈到司法问题,很多网友会提到香港司法系统里外籍法官的影响,您怎么认识这个问题?

何君尧:我们香港总共大概有180多名的法官,完全是老外的外籍法官不超过20名,只占1/9,但也有一部分可能有外国国籍。

他们对香港的影响有多大呢?香港的司法,特别在基本法里头说明,我们用的是普通法。虽然1997年7月1号之后,英国的法律不可以在香港适用,但是我们的普通法系统跟英国的法律、澳大利亚的法律、新西兰的法律、加拿大的法律有密切的关系。

所以我们现在不是单纯看有多少外国籍的法官律师,按照先期的铺垫,我们用的法律,除了香港立法会的法,仍然用我们的普通法、衡平法,这两方面继续在海外不断的发展。

西方社会跟东方社会有不一样的看法,有不同的社会价值观,我们用的是普通法,这个过程里要怎样协调,这也是一个艺术。所以,香港不单只有外国法官的问题,由于我们现在司法系统仍然用外国的判例,这个判例每一天都在改变,改变的过程里,也可以通过这条渠道来影响我们香港社会的某些价值观,还不需要通过立法会来改立。 

5、侠客岛:前几天在香港的游行中,警方拘捕的人中最小的一个是12岁的孩子,这让香港国民教育的问题又一次引起了关注。而媒体方面,香港的很多媒体都是“逢中必反”,炒作内地和香港矛盾。您认为,为什么香港回归20多年之后还会有这样的情况?香港在国民教育以及媒体方面有哪些值得改进的地方?

何君尧:先说教育问题。香港在97年之后,教育做了改革,中国历史方面的教育比较淡一些,所以造成国家意识薄弱。

另外,所谓的通识教育对某些科目的重视取代了中文、中国历史方面的教育。最大的问题是,通识教育没有一个既定的教材和课程,这个挺危险,对国民教育、国家认同做的不够。我们太强调有批判性思维,批判性思维不是不好,但纯粹是教年轻人怎么批判,不懂得怎么分析、建议,这个建议肯定是以对国家、对香港有利内容的为主,这是教育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们的传媒。现在成为香港记者协会的会员是很轻松的,交50块钱就可以拿到一个记者协会的记者证。专业的记者资格没有严谨的审查,入门门槛比较低。在新闻教育里,应该要比较中立客观来看待事实寻找真相,但是现在传媒有既定的政治立场,把某些事实已经抹去了。这个也影响了我们香港年轻一代的想法。

网传一版香港通识教育课本 网传一版香港通识教育课本

6、侠客岛:最近侠客岛也推荐了很多关于香港的文章,包括像郑永年等学者也都提到香港要完成在精神上和国家认同上的“二次回归”。您觉得我们对于香港青年国家认同的建构,还需要做哪些努力?

何君尧:刚才已经讲过教育方面,此外还需提升法治的理念。虽然香港是法治之都,法治概念很重,但是对国家的认同、国民身份的认同比较薄弱。“一国两制”下一个国家的概念比较弱,在“两制”里特别强调香港本土的价值观。这也是一个大问题。应该树立国家领土完整,主权统一这个价值观。

香港还有一个宪法的责任没有完成,就是23条。这曾在2003年推动,但是不成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落实。现在一些香港人的国家概念不强,强调本土主义、搞分离主义的思潮越来越明显,我感觉法律方面应该要重塑,尽快通过23条立法。其实我是这方面讲得最多的一个议员。我选举时候的口号就是“拨乱反正,破格求变”,这也是我的政纲。

(岛注:《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何君尧在“反港独”呐喊大会上 何君尧在“反港独”呐喊大会上

7、侠客岛:您刚才也讲到,其不少香港青年在“一中”的认同上并不强,在他们心目中,内地的形象为什么如此固化?

何君尧:问题在于教育方面的国民认同。年轻人也受到某一些老师的误导,特别是在通识的课里不太正面的灌输,导致一些香港年轻人对内地的印象仍然是很落后,他们又不愿意到内地去。

我倒是常常到内地来。内地的发展可以说是一日千里。我们看到内地基础设施建设非常好,新的城市一座又一座建起来,城市与城市之间的交通网络也做得挺好,高铁世界有名。复兴号、和谐号等等加速了人民的交流。中国已经从以前落后的、经济不发达的国家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8、侠客岛:分享下您在内地经历的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

何君尧:有很多,我讲一下第一次到北京的经验。1986年,我刚刚考完大学的律师专业资格,但成绩还没有出来。我有一个心态就是说,成绩合格不合格我不知道,但我先去北京,到长城去做一条好汉。当年我坐火车,一路36个小时,从香港红磡出发,那个感觉很特别。在火车里头呼呼的一路走,中间停了不同的城市,武汉等等也看到了,都挺好看的。但是最给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我到北京,第一个事情就是要洗个澡,洗头的时候,唉,为什么全都是黑色的?原来1986年,火车还是烧煤的,所以我的头发特别的乌黑,洗完一盆水就是黑墨水的,印象很深刻。

我到长城去,唉呀,真是很伟大!长城内外不同的风光,这就是国家,这就是北京。现在我到北京去的机会比较多,我每一次到北京去都有不同的感觉,我感觉北京是一个特别的城市,也有很深厚的历史背景。那么多城市里头,北京是一个值得我们骄傲的城市。

其他城市也很好,2007年我去乌鲁木齐,去火焰山,我在《西游记》里见过这个名称,但是自己身临其境到那个地方,看到这个地貌啊地理形势啊,给我印象很深刻。当时一个朋友是律政处里头很高级的专员,他跟我说,哎呀,我以为自己很伟大,但是来新疆,看到这一片沙漠,那么宏伟,那么浩荡无边,才了解自己很渺小。

这两个对比,一个北京,一个乌鲁木齐火焰山,两个感觉很特别。我们国家确是一个大国。现在交通那么方便,为什么我们香港的年轻人不把握这个机会多了解国家呢?

截至目前,侠客岛微博直播“对话何君尧”已获近700万播放量 截至目前,侠客岛微博直播“对话何君尧”已获近700万播放量

9、侠客岛:最近,国家关于深圳建设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公布,还有此前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内地的发展日新月异,您觉得香港年轻人未来应该如何去适应内地的崛起和整个周围环境的变化?

何君尧:我认为香港应该要跟深圳加强联系,在粤港澳大湾区里,深圳有一个特别的地位,香港要有良好的发展心态。

我们年轻人是怎么样去做?最基本要拥抱新科技、新概念,你不了解内地市场和内地人民的生活模式,你怎么接轨?第二点就是,在接轨中体会市场的力量。粤港澳大湾区究竟是什么一回事,你可能还没有具体的概念,这不行。香港有良好的基础,年轻人有自己的能量,那么好的机遇在手中,怎么可以允许它悄悄溜走?

10、侠客岛:您的意思是,香港的年轻人其实拥有很多发展机会,但如果不抛除自己的成见,不主动的去拥抱祖国发展的话,这个机会就会流失。

何君尧:对!在香港回归20周年时,习近平主席到香港跟我们一起庆祝。他讲道,这些年国家的持续快速发展为香港发展提供了难得机遇、不竭动力、广阔空间。他引用了香港俗语讲,“苏州过后无艇搭”,希望大家一定要珍惜机遇、抓住机遇,把主要精力集中到搞建设、谋发展上来。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香港人年轻人不要固步自封。中国有很多地方,不只是观光,也有事业发展的机会,有广阔的市场,有良好的机遇,现在去内地创业的香港青年也很多,要多走出去、多走进去。

11、侠客岛:大家都很关心香港的出路和未来,那么您对香港的未来有什么期待?对内地的网友有什么想说的话?

何君尧:我们香港正在经历一个困难时期。香港年轻人对内地有一些想法、思想的误区,内地网友对香港也产生一种不好的印象。我很想我们内地同胞多到香港去,多利用香港的平台。香港有良好的法治精神,有良好的法治基础,如果可以加强两地的青年合作,肯定对香港有利,也肯定对国家有利。

香港没有其他的条件,有的就是人才,如果我们的人才能充分利用,把我们的国家概念、国民教育做好,内地的青年也跟我们香港的青年一起合作、互相学习,那就是强强联合,1+1总会大于2的。

何君尧为岛友们写下寄语 何君尧为岛友们写下寄语

语采访/叶子整理/九段、叶子、在焉

新闻标题: 香港骚乱演变的背后有何深层次原因?何君尧答
新闻地址: http://www.qmtb168.com/china/1124182.html
新闻标签:骚乱  有何  香港
Top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